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一)

不知是谁的杰作,把 Yosemite 翻译成‘优胜美地’,简直是神来之笔。

四月初春假时,我们家自驾游去了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一趟。它在加州中部偏东处,离家约320英里。这国家公园设立于1890年,并于1984年获得‘世界遗产’的荣誉。公园内有着名闻遐迩的花岗岩悬崖峭壁、瀑布、清澈的溪流、巨大的杉树(sequoia tree),以及丰富多样化的生物。

我们之前那天参观了附近城市 Merced 的大学 UC Merced,第二天取道140号高速公路前往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马路绕着青翠的山峦蜿蜒而上,一路上有 Merced 河潺潺相伴,景色宜人



来到一处,发现前面山壁之前不知何时曾有泥石崩落,车子必须越过一座铁桥绕道而行。看来这山路还是有点危险性的。



我们由西边的 Arch Rock Entrance 进入公园。买了30美元(一辆车子)的门票,可用7天。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经典镜头,可在 Tunnel View 观景台拍到。只可惜那两天天气不好,视觉效果和拍出来的相片打了折扣。


我在2006年曾经来过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那时我们还住在马来西亚,我趁老公来加州出差时也跟着来玩。当时 Yosemite Valley 上面有着蔚蓝无云的天空,Bridalveil Fall 水势也很恢弘。(下图)



相片中见到的绿色山谷是 Yosemite Valley 。它长7英里、阔1英里,深3200尺,呈 U 字形,是在上一次的冰河时期之后形成。当时这个地方被冰川覆盖,冰川溶化退下时,不断冲击和削切山岩,形成不同的独特形状,其中最出名的是相片中间的花岗岩半圆丘 (Half Dome),它也成了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标志。


左图左边陡直的峭壁叫 El Capitan,
高7569尺(2307米),
每年都有不少人尝试在这里完成攀爬壮举。

今年1月15日,我们从电视上看到两位美国的专业爬山者 
Tommy Caldwell 和Kevin Jorgeson,
经过数年的卧薪尝胆后大展身手,
在岩壁上停留19天后,
完成了 El Capitan 上 Dawn Wall 路线历史性的首次自由攀爬,
这被视为世界上难度级别最高的大型岩壁线路。

(所谓的‘自由攀爬’,
就是没有用工具帮助,
而身上绑着的绳子只是为了预防掉落山崖。)



下图中间的瀑布是 Bridalveil Fall。它后面三座尖耸的山峰是 Cathedral Rocks。

我们经过并在 Tunnel View 停留了两次,还花了些时间拍了风起云涌的 time lapse 浓缩片段 ,在此与大家分享。除了厚厚云层在山谷及山壁上投下的黑影的移动,大家也可看到右边瀑布水流被风吹得左右摆荡的情况。

video

沿着 Southside Drive (单向车道)开往 Cook's Meadow。在那儿,一大片草地的上空,巨大的 Half Dome 雄伟地耸立着。



左边的半圆顶叫作 Royal Arch。

冰川巨大的力量竟然能够把一座花岗岩‘削切’成这样,真叫人惊叹。像 El Capitan 一样,Half Dome 的峭壁也是爬山高手们自我挑战的目的地。


从 Cook's Meadow 附近的 Sentinel Bridge 看过去,Half Dome 夹在树林和 Merced 河之间,像牡丹与绿叶,互相衬托。Merced 河悠悠地穿过优胜美地山谷,可说是这公园的灵魂。


 Cook's Meadow 如诗如画,而且静中带动。Yosemite Falls (分上下两层瀑布)像两条白色的玉带子悬挂在山壁上,为这原本寂静的山野带来奔放的动感。


下面两张都是上层瀑布 Upper Yosemite Fall。


我爱极了山脚下那些鲜绿嫩黄的树木颜色。

下层瀑布 Lower Yosemite Fall。


漫步于栈道上,像走入风景画中。

Southside Drive 路上看到的 Royal Arch。

Cook's Meadow 附近还有 Swinging Bridge。

从 Swinging Bridge 上看风景。

不远处的沙滩,是 Sentinel Beach。

Merced 河曾经历数次严重的水灾,桥上有木板标示着不同年份的水位,其中最严重的是1997年。

与 Cook's Meadow 隔着大路的教堂,小巧可爱。


(待续)

*******************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让我欢喜让我忧----屋后的尤加利树

我家后院篱笆外有一整排的尤加利树/桉树(Eucalyptus),至少3层楼高。当年搬来时,觉得它们青青葱葱的,很美观,还可遮荫挡太阳带来舒爽作用。不知道这些树有多老,只是在猜想:那些树皮灰白、树干较细者(例如第一张图片),应该是比较‘年轻’的;另一些则树皮粗糙、树干圆壮(第二张图片),树龄就比较老了。尤加利是长青的乔木,有很多品种,有些可提炼为精油,具有驱虫、杀菌和解痛等作用。



其实我们尔湾市内(尤其北部)有不少老尤加利树。据知,以前县内盛产橘子(),种有许多橙树(这是我们橙县 Orange County 名字的由来),成排的尤加利树可以为这些橙树阻挡大风,保护它们。可是,尤加利树容易落小枝,带来不少麻烦。根据网络资料,1992年时曾经有附近小区把尤加利树的安全问题带上市议会,因为有很多树枝落到民宅后院,小孩在玩耍时,差点被打到头。市议会讨论后,议决尽量保留这些尤加利树,除非它们生病或太靠近民宅,那才砍掉。而平时,市议会得负责修整这些树


然而,我们这里每年的一些特定时候总会刮起强大的Santa Ana Wind 。起风时,尤加利树随风摇曳、叶子沙沙作响;风再大的话,则呼呼咆哮,树干左摇摆,相当可怕,让人担心整棵树会倒下来。风停之后,前院后院满地都是落叶。它的叶子细细长长,而且一起掉落的还有许许多多细小的颗粒(不知算是种子还是果子),看起来就是满目疮痍的感觉。所以,虽然我们院子不是很大,但每次还是至少得花一两小时来清理,挺烦人的。





有一次,干枯的树枝被刮落前院去,幸好没打中邻居的车子。又有一次,枯枝差一点就打到我们后面落地玻璃门,真是有惊无险。



几年前的二月,Santa Ana Wind 离开后,无意中发现有一段树枝被风吹落到房子后部屋顶上,却又看不到上面详细情况。我只好分别找来了两家专门修理屋顶的公司。工人爬上屋顶检查后,发现有三片屋瓦被打破了。两家公司给了我不同的估价:一个要收250美元,但至少要买10片新瓦,只用三片,其余的收着备用另一家要收450美元,包括检查整片屋顶和更换三片屋瓦。我为了省钱,选了第一家公司,只想赶快先把瓦片换掉,以免下雨时房子漏水。



修理屋顶的老板告诉我,他们曾经有顾客成功向市议会索偿。于是,我上了市议会的网站,找到索偿表格,把它打印出来,填妥后加上相片(我一开始就请修理屋顶的工人拍摄下来作证据),一起呈上市议会去索偿。

过了一段日子,收到书面回复,发现市议会竟然把这些事交给外面的公司承包。该承包商说:市议会每两年一次修整这些树(官方网站上还列出时间表),没有证据证明当时这些树有病,屋主(就是我们)也没投诉或要求修整或砍树,所以这被视为‘自然灾害’(natural disaster),市议会不赔偿。我大叹倒霉,有点后悔在索偿表格内主动说明树枝是被大风刮落的。有点气煞的感觉,但知道上诉成功机会很渺茫,所以就算了。后来就不时提醒自己和家人,得不时留意这些尤加利树的情况,如果发现有不对劲,就得赶快叫市议会来处理。

前年十月,我和朋友出游后,Santa Ana Wind 又吹得满地落叶。 老公清理落叶时,不懂得保护自己,没有利用家里那清理落叶的吹筒(blower),因为他说吹得尘土飞扬,不喜欢用。他也没有双脚蹲下检拾落叶,而是弯着腰花了一两小时把全部落叶拾起丢弃。过后,他的腰骨开始隐隐作痛,连弯腰都不行了,最后只好花钱去看中医,针灸了两次才复原。

屋后的尤加利树,给我们带来了清凉绿意,却也制造了一些潜在威胁,可谓‘让我欢喜让我忧’。既然不能随意砍伐,只能希望它们继续长青,但就拜托别再掉落叶和枯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