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1日星期五

Lompoc(二)海滨公园和火车桥

离开Lompoc-Surf火车站我们开着车子往东边Lompoc市区方向回头走。发现左边有一座火车桥,于是拐左沿着Ocean Park Road往前走去。桥下潺潺流动的河,是Santa Ynez River。


当时是冬天,河边或河面上的水草,大多是枯黄或灰褐色的。


Amtrak火车的太平洋路线在这里分叉,有条单向铁轨,可以去到Lompoc市镇。

分叉的铁轨在河边不远处跟马路(Ocean Park Road)交叉。我们的车子越过铁轨,朝火车桥方向开去。

桥边不远处是Santa Ynez 河流向太平洋的河口,有个海滩公园,叫作Ocean Beach County Park。

Santa Ynez河灌溉了附近整900平方英里的土地,是南加州海岸最大和最重要的河口之一。

河面上成群的鸟儿在飞高飞低。这里可找到超过100种鸟类,其中一些是季候鸟。


这里有小小的儿童游乐场、公厕和供人们休憩的木凳。

火车桥不长,铁制的桥身有点生锈了。


停车场这边的Ocean Beach County Park是由Santa Barbara市议会管辖。另一边的沙滩则由附近的军事基地Vandenberg Air Force Base负责管理。


为了保护季候鸟,有时候这里的沙滩会被围起关闭,以阻止人们接近鸟儿。那时,人们可以从Lompoc-Surf 火车站沿着铁轨旁边的徒步小径来到这沙滩。


当天人不多,有人带着狗儿来,也有妈妈带着小孩来。狗主拾了一小截树枝,大力丢到水中,然后让她的狗游过去捡回来。这样来来回回又丢又拾玩了很多趟,大家看得津津有味。后来狗主干脆把树枝递给我家老二,让她来丢树枝,无私地跟我们分享一点乐趣。旁边有个海啸的警示牌,劝告大家在海啸警报来时往高处逃走。


看看时间差不多,下一轮由北到南的火车就要来了。我们开着车子要赶回去一英里外的Lompoc-Surf火车站。半路上看到火车从远处的山区像条大毛虫般挪动身躯,徐徐走来。


火车越过铁桥。河流、太平洋、火车桥,桥上还有行走中的火车,这是难得的画面。

火车从我们右边赶来,像在跟我们的车子‘竞赛’,我们必须比它先一步抵达火车站。突然大家开始紧张和兴奋起来,那种情况有点像电影画面那样刺激,呵呵。


火车停下,我们也及时赶到了,像完成了一项壮举。

目送火车离去,想起小时曾经站在铁轨远处对着火车上陌生的搭客挥手。发现自己对火车和火车桥也有一份特殊的感觉。开始以为是受老公的影响,细细追忆,却慢慢地觉悟,原来那是来自于家乡的维多利亚火车桥,是从小就埋下的感情。搬离老家太久,在逐渐遗忘之际,却被一个既陌生熟悉的场景翻开了记忆的匣子,一切感觉又回来了。是的,唯有像Lompoc-Surf这么一个寂静无人的火车站,才会勾起我对家乡火车站久远的回忆。家乡的火车站,大概因为乘客太少,早已走进了历史,连站牌都不剩了......

不是归人,我只是个过客。

(后记:家乡的维多利亚火车桥,已经被列为文化古物保护遗产。我之前曾经写过相关的博文《火车桥的回忆》:http://jjyfkun.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