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让我欢喜让我忧----屋后的尤加利树

我家后院篱笆外有一整排的尤加利树/桉树(Eucalyptus),至少3层楼高。当年搬来时,觉得它们青青葱葱的,很美观,还可遮荫挡太阳带来舒爽作用。不知道这些树有多老,只是在猜想:那些树皮灰白、树干较细者(例如第一张图片),应该是比较‘年轻’的;另一些则树皮粗糙、树干圆壮(第二张图片),树龄就比较老了。尤加利是长青的乔木,有很多品种,有些可提炼为精油,具有驱虫、杀菌和解痛等作用。



其实我们尔湾市内(尤其北部)有不少老尤加利树。据知,以前县内盛产橘子(),种有许多橙树(这是我们橙县 Orange County 名字的由来),成排的尤加利树可以为这些橙树阻挡大风,保护它们。可是,尤加利树容易落小枝,带来不少麻烦。根据网络资料,1992年时曾经有附近小区把尤加利树的安全问题带上市议会,因为有很多树枝落到民宅后院,小孩在玩耍时,差点被打到头。市议会讨论后,议决尽量保留这些尤加利树,除非它们生病或太靠近民宅,那才砍掉。而平时,市议会得负责修整这些树


然而,我们这里每年的一些特定时候总会刮起强大的Santa Ana Wind 。起风时,尤加利树随风摇曳、叶子沙沙作响;风再大的话,则呼呼咆哮,树干左摇摆,相当可怕,让人担心整棵树会倒下来。风停之后,前院后院满地都是落叶。它的叶子细细长长,而且一起掉落的还有许许多多细小的颗粒(不知算是种子还是果子)。所以,虽然我们院子不是很大,但每次还是至少得花一两小时来清理,挺烦人的。





有一次,干枯的树枝被刮落前院去,幸好没打中邻居的车子。又有一次,枯枝差一点就打到我们后面落地玻璃门,真是有惊无险。



几年前的二月,Santa Ana Wind 离开后,无意中发现有一段树枝被风吹落到房子后部屋顶上,却又看不到上面详细情况。我只好分别找来了两家专门修理屋顶的公司。工人爬上屋顶检查后,发现有三片屋瓦被打破了。两家公司给了我不同的估价:一个要收250美元,但至少要买10片新瓦,只用三片,其余的收着备用另一家要收450美元,包括检查整片屋顶和更换三片屋瓦。我为了省钱,选了第一家公司,只想赶快先把瓦片换掉,以免下雨时房子漏水。



修理屋顶的老板告诉我,他们曾经有顾客成功向市议会索偿。于是,我上了市议会的网站,找到索偿表格,把它打印出来,填妥后加上相片(我一开始就请修理屋顶的工人拍摄下来作证据),一起呈上市议会去索偿。

过了一段日子,收到书面回复,发现市议会竟然把这些事交给外面的公司承包。该承包商说:市议会每两年一次修整这些树(官方网站上还列出时间表),没有证据证明当时这些树有病,屋主(就是我们)也没投诉或要求修整或砍树,所以这被视为‘自然灾害’(natural disaster),市议会不赔偿。我大叹倒霉,有点后悔在索偿表格内主动说明树枝是被大风刮落的。有点气煞的感觉,但知道上诉成功机会很渺茫,所以就算了。后来就不时提醒自己和家人,得不时留意这些尤加利树的情况,如果发现有不对劲,就得赶快叫市议会来处理。

前年十月,我和朋友出游后,Santa Ana Wind 又吹得满地落叶。 老公清理落叶时,不懂得保护自己,没有利用家里那清理落叶的吹筒(blower),因为他说吹得尘土飞扬,不喜欢用。他也没有双脚蹲下检拾落叶,而是弯着腰花了一两小时把全部落叶拾起丢弃。过后,他的腰骨开始隐隐作痛,连弯腰都不行了,最后只好花钱去看中医,针灸了两次才复原。

屋后的尤加利树,给我们带来了清凉绿意,却也制造了一些潜在威胁,可谓‘让我欢喜让我忧’。既然不能随意砍伐,只能希望它们继续长青,但就拜托别再掉落叶和枯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