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6日星期二

回乡(二)中学同学聚会

崇华校歌

1984 年于江沙崇华国中毕业多年后,我和一群同学在 2003 年筹办了‘十九年后的约会’,有整百位同学和约三十位中小学老师出席。2014年,(属马的)我们又搞了一个‘驰骋之约’,出席率更高、场面更感人。那时我已身在美国,但也通过电脑网络隔空帮忙筹备,当天则电脑连线与老师和同学们在荧幕上见面谈几句,聊胜于无 。

这些年来,我们的同学分散于五湖四海。除了大部分在马来西亚,还有些定居于美国、英国、澳洲、纽西兰、中国、泰国、新加坡和汶莱等。这两年多以来,多得手机微信群聊带来的便利,在大马的同学不时有各种小聚和活动联络感情。而我则每天都有机会在微信上跟 172 位同学‘见面’(全体毕业生两百多人)。我们一起分享生活点滴、一起欢笑、一起流泪,也一起分享在手机应用程式录唱的卡拉ok 歌曲。

今年5月29日,打着‘半百聚会’的主题,大伙儿再次相约回校来个大聚会。恰逢暑假即将来临,感谢老公(他也是我的中学同学,呵呵)和大女儿(大学已放假)答应帮忙打理家务和接送小女儿(高中未放假),我得以自己一人提早三个星期飞回去参与其盛。

过去七年回国度假两次,我都有见到一些老同学,其他的多数都超过 7 年、甚至 32 年未见面了。当天出席者中,有睽违多年的好友,有泛泛之交,更有少数是以前完全不认识的‘老同学新朋友’。不管怎样,有缘千里来相会,应当珍惜眼前人。很高兴见到当年的校长和几位老师,在我大学毕业后回去母校执教的那两三年,他们也是我的上司和同事,我们亦师亦友。

自助餐很丰富,但大家目的不在于此。寒暄交流一番后,台上有校长老师和同学轮流唱卡拉 ok 助兴。台下有同学进行羽球和乒乓友谊赛。当大伙儿围着一起切蛋糕唱生日歌时,我站在一旁,有点感触:当年自己在这个校园的青春岁月仿佛还历历在目,怎么如今一晃就 32 年过去了?我们都 50 岁了吗?真是难以置信。



我与好友一起重游了校园。新的建设让我感觉陌生,旧的则让我心中涌现‘想当年’的情怀。就在这座校园,我奠定了求学和做人做事的基础,影响了日后人生之路,母校师长栽培之恩岂能忘怀?同学们都跟我有同感,所以通过这三次聚会,我们前后共筹获数万令吉,分捐予母校(国中)、小学和独中,以回馈母校和本地华人社会,为华文教育尽一点棉力。

中学第一年的课室,前面的树木已经苍老许多了。

全体照

继 5月29日之后,我又陆续见了几位无法参与大聚会、过后从美国、英国和吉隆坡回乡、我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也私底下在不同的城市约见了几位死党好友,好好叙旧了一番。

中学时期建立起来的友谊,最为坚固持久。那时大家的性格、兴趣和爱好正在发展,很自然、单纯地就互相吸引在一起,没有利益关系,没有尔诈我虞;以后即使吵架争执,一般也都会和好如初,因为大家都不愿失去纯真诚挚的友情。即使毕业之后那么久,我们仍然情同手足般互相扶持,以不同的形式协助有需要的同学。我们让老师和同学在聚会中感动落泪,还通过微信撮合了一段绕了一个大圈的姻缘。

我没有太多‘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慨叹,毕竟岁月如流沙般,正一点一滴地从我们手中滑走,从来不会等待我们。毕业 32 年之后,唯有深厚的同窗之情,还有如山重的师恩,仍然最值得我们珍惜与维护。


谨以下面这首诗送给我的中学师长和同学,看到诗中的‘青山’和‘马’字,同学们应当知道,那对我们来说是别有含意的,呵呵。


                                           《送友人》                         (唐)李白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